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掌上娱乐

时间:2020-02-29 17:29:38 作者:新博狗网开户 浏览量:48517

环亚备用网址【8ag8.vip】掌上娱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,见下图

永遇乐

永遇乐永遇乐,见下图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,如下图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永遇乐

如下图

永遇乐,如下图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,见图

掌上娱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永遇乐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掌上娱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。

永遇乐

1.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2.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3.永遇乐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4.永遇乐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永遇乐永遇乐。掌上娱乐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ag捕鱼王注册

永遇乐

真人作弊充值

永遇乐....

休闲棋牌

永遇乐....

公司平台

永遇乐....

g3真人娱乐

永遇乐

作者:姜夔年代:南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【注释】: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姜夔(1155?-1221?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江西波阳)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他的词属婉约派,风格清峻,音调谐婉,多写爱情,或自伤身世。有《白石词》、《白石道人诗》传世。

....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